手表 下载
Image 风起霓裳

风起霓裳

6/10
发布日期 2023-11-24
运行 45 分钟
流派 剧情
星星 Guli Nazha, Timmy Xu, Zhao Shunran, Liu Duanduan, Zeng Yixuan
董事

唐高宗永徽年间,极具制衣天赋的胡女库狄琉璃,命运多舛,几经生死边缘,聪颖坚毅的她一次次平安度过,恰在此时,她遇到了少年登科、能力不凡、也同样恰值多年蹉跎不遇的裴行俭。两人从胡商家族的民间生活到皇宫的人心险恶,风云变幻的一切,无时无刻不在考验着两人的信念与感情。这一路处处都是考验,他们的路途注定步步惊心。但不论外界纷扰变化,两人却一直坚守着心中那一轮洁白无瑕的大唐明月,用智谋,书写出一段辉煌的事业与爱情的传奇佳话。

1. 琉璃裴行俭遭人离间

2023-11-04

大唐永徽年间,河东公府内,大长公主通过手下崔夫人与卢夫人找到了一位名叫雨奴的女子。大长公主为裴行俭与琉璃新婚送了一间宅院,在得知裴行俭正在悄悄寻找新的宅院准备搬离后,安排雨奴前去裴府向琉璃挑明一切。裴行俭与琉璃婚后第一天,家奴们早起打扫庭院,为新婚的郎君与娘子讨个好彩头,此时载着雨奴的马车从裴府门前经过,雨奴对裴府大门凝视,其面容被裴行俭的随身近侍阿成看到,阿成失魂落魄。

2. 大长公主欲陷害琉璃

2023-11-05

裴行俭与琉璃正在屋内劝解库狄延忠重新考虑珊瑚这门婚事,屋外偷听的珊瑚母亲曹氏哭着跑走,并将此事告知了珊瑚。不多时,珊瑚冲出厢房,觉得裴行俭是为琉璃报仇,于是上前与裴行俭争辩,谁料珊瑚却忽略了自己即将嫁至河东公府为妾之事,话中所提正室与妾室的言论反而将自己立于尴尬境地。男女宾客各自落座,大长公主缓缓入席,崔夫人禀告除陆瑾娘外其他人均已到齐,大长公主表示传言说琉璃怀疑洛阳产业在陆琪娘手中有所亏空,陆瑾娘恐是听信谗言,有所误会,因此未来。

3. 琉璃被诬陷与他人私会

2023-11-05

裴府内,裴行俭与琉璃正在屋内,这时,阿成来报,近日河东公府内先后请了多位医师,不知所谓何故。裴行俭思忖后表示自己要去趟库狄府,怀疑受伤的乃是珊瑚。裴行俭踏入前院,库狄延忠随后赶到,并表示曹氏近日身体有恙正在厢房休息,裴行俭表示近日天气炎热,请岳丈到自己府上饮茶消暑。裴行俭带着丈人先来到夹缬店接上琉璃后一同回裴府。只见大长公主府上的卢夫人正将满脸病容的珊瑚送了过来。

4. 庄户集体找琉璃闹事

2023-11-06

琉璃为初见的每位庄头先各自送上一条宫中的五彩丝线续命,表示为各位驱邪避凶。老庄头代大家表达感谢后告知今年雨水不好,所管田地贫瘠,非但不能有盈余上交,连自己的口食都不够。琉璃惊讶的同时关切询问洛阳庄上共有多少户人,琉璃表示要按人头拨粮救灾。老庄头所道出的农户人数与田地以及产量对不上,琉璃扬言要亲自查看往年账目,并要将庄头扭送官府,把之前庄户们侵吞的黍米都吐出来。这可吓坏了老庄头,正不知所措之际,琉璃伺机表示,按照先前老庄头说的四百农户推算,今后每年只要交五万匹帛,往事便不再追究。

5. 琉璃雷厉风行安顿后院

2023-11-06

雨奴听闻裴行俭独自在浴房之内沐浴,见四下无人,钻入浴房,谁知走近一看沐浴之人乃是女扮男装的琉璃。琉璃发现大长公主所赠雨奴匣子中藏有半张地契,也知道了雨奴为何敢冒着生命危险再次出招。雨奴虽无比惊慌,但表示自己乃是大长公主所赠,料想琉璃不敢以下犯上。谁知琉璃却道要将雨奴带进宫中送给武昭仪以及不禄院的干爹孙德成照料,雨奴听后大惊,表示愿意今后逃离此地,永世不入长安城,琉璃应允。

6. 裴行俭反对立后遭贬黜

2023-11-07

洛阳众庄头找到琉璃,送来了他们各自的身契。老庄头表示,如今大长公主已将洛阳全部产业交给裴行俭,众庄头的身契留在河东公府便又不妥,因此全部交由琉璃掌管。但在询问后才得知,虽众庄头的身契如今交来裴府,但众人的家眷妻女仍都在河东公府内做奴做婢。同时老庄头表示近日洛阳雨水成灾,下半年怕无收益可交,未来几年即使拼命也不一定有太多收益。琉璃看出庄头言外之意,故意表示既然如此,倒不如将洛阳家产全部以二十万缗卖了。

7. 裴行俭欲独自谪守西州

2023-11-07

杨老夫人因裴行俭近日对武则天立后之事的阻挠而动怒,杨老夫人表示如果裴行俭能够在圣人面前协助武则天立后的话,便不再纠缠,但被裴行俭拒绝。卢夫人找到琉璃,表示听闻裴行俭被贬西州之事,因路途遥远不便带大量财产,大长公主为他们着想,收拾出了三箱金银方便携带,剩下的等他们从西州回来再给,琉璃在压力下表示答应,但要求裴氏族人在交易时均要到场,以给大家一个交代。

8. 裴行俭救人被琉璃看到

2023-11-08

人贩子米大郎对小红下杀手,被突然出现的裴行俭拦下,阿成表明自家郎君乃是官家人,米大郎自知惹不起,瞬间轻柔的请裴行俭进屋。马厩内小红努力挣脱束缚,偷袭了独自出来的米大郎,俩人随即打了起来,就在小红即将举刀要与米大郎同归于尽时,裴行俭再次出现救下二人,米大郎惊慌之下想要道谢,裴行俭却表示自己是为了救下那名女子。小红见杀其不得便要自尽,再次被裴行俭拦下,小红跌下倒入裴行俭怀中。就在此时,头戴帷帽的琉璃带着安家商队踏入院中。

9. 琉璃遭遇意外陷身囹圄

2023-11-08

琉璃与穆三郎将伊丝朶逼入死胡同,却突然闯入四名少年,几名少年将穆三郎制服。伊丝朶打掉琉璃帽子,长发散落,随后伊丝朶又拿出香囊中的放妻书大声念了起来。琉璃气愤上前想要抢回书信,却被伊丝朶一脚踹倒,穆三郎情急之下也冲了上来,两名骑尉赶到,琉璃见到军官急忙求救,怎料骑尉只管抓胡女,将琉璃伊丝朶一同抓走,穆三郎被骑尉踹到在地。

10. 裴行俭自述西谪内情

2023-11-09

被送回客栈的裴行俭一扫醉意,向琉璃解释了自己如何整治了苏南瑾,同时也透露圣上假意将自己贬至西州,实则想要裴行俭为自己分忧的实情。商队行至敦煌城下,只见麴崇裕为迎接裴行俭众人到来早已摆开盛大的欢迎阵仗。裴行俭与麴崇裕二人在凉亭内举杯寒暄,裴行俭态度谦卑,随后麴崇裕又向裴行俭引荐了自己妹夫王君孟,王君孟作为见面礼,想送给裴行俭六位丽人,琉璃嗔怒质问麴崇裕送丽人给自己丈夫之意,裴行俭借机顺利婉拒。

11. 琉璃裴行俭深夜遇刺

2023-11-09

麴崇裕起身至穆三郎面前,并表示日后愿意好好照顾他,穆三郎尴尬的不知如何作答,一旁的安三娘试图解围却被麴崇裕泼了一脸酒。穆三郎对裴行俭鞠躬作揖希望他帮助自己摆脱麴崇裕,裴行俭虽故作为难,但当听到穆三郎改口称自己为妹夫后,便欣然同意。黑衣人深夜刺杀,裴行俭手持长剑淡然出屋,众刺客如临大敌。裴行俭交战之时一人抓准时机欲刺琉璃,危急关头麴崇裕突然出现护住琉璃,刺客首领寡不敌众正欲逃跑,王君孟突然出现一击毙命,麴崇裕本要留活口,众刺客却纷纷自刎。

12. 裴行俭新官上任受刁难

2023-11-10

麴崇裕来拜访,为昨夜让长使醉酒而道歉,却被琉璃大加责备。麴崇裕又表示两人初到西州,愿意协助安家,琉璃却说自己早就在曲水坊购得一院,不再劳烦司马,麴崇裕见计谋落空又被琉璃咄咄相逼,只得先行告退。琉璃带着婢女逛着市坊,琳琅满目的货品让琉璃应接不暇。店内麴镜唐正因不满一副图样设计而与掌柜争吵,而琉璃以尚服局制衣大家的身份平息了争吵,琉璃答应次日去镜娘府上亲自为其画图样,并教其面妆。

13. 琉璃成功与镜娘交好

2023-11-11

裴行俭表示都护府开源节流唯一的途径就是用纸,但如今安家商队刚刚从长安背来一大批纸到西州,琉璃显然领教到了麴崇裕的险恶用心。琉璃正在市坊闲逛,突然出现的一家白叠店又吸引住了她的目光。在与老板攀谈过后得知这白叠去籽十分麻烦,因此市坊内只有生白叠与简易的细白叠布卖,而细白叠布的制法早已失传。镜娘在厨房大发脾气,琉璃得知原有后亲自下厨,为镜娘熬了一碗白粥。

14. 麴崇裕怀疑琉璃藏拙

2023-11-12

麴崇裕十分抱歉的向安三娘通知裴行俭刚刚下达的纸张之事,赶来的裴行俭眉头紧锁表示从不知道安家会来贩卖纸张。麴崇裕想收回成命却被裴行俭拒绝,表示应当公私分明,安三娘只得听从安排,并表示会自己解决。裴行俭带安三娘回到裴府,这才将琉璃已经想到解决方案的事情告知安三娘。安三娘听后瞬间惊喜万分,琉璃见到阿姊甚是开心,细心的为其介绍刻板的奥义,最终也无法推脱安三娘的好意,最终接受收取佛经销售三分之一的收益。

15. 琉璃遭挟持险象环生

2023-11-12

琉璃与麴镜唐来到大佛寺,两人虔心上香祷告,随后麴镜唐因见到熟识的和尚,因此琉璃先独自回到马车上等待。但琉璃刚上马车,马夫阿仁一声不吭挥鞭便跑,还未上车的婢女惊慌呼救,听到响动的麴镜唐飞奔而追。琉璃在马车上想要抢夺缰绳却被马夫一拳击倒。裴行俭一言不发将长剑仍向麴崇裕,拿剑鞘冲来,两人战作一团。两人交战不多时,麴崇裕长剑脱手而飞,裴行俭将剑鞘抵住麴崇裕咽喉。裴行俭表示不要再打琉璃主意,否则自己无论如何都会将麴家搅个天翻地覆。

16. 琉璃决定面访王君孟

2023-11-13

麴崇裕寻琉璃请教轧车之事,琉璃表示轧车可以去籽但仍太厚实,需要制作弹车后,才能制出细致白叠布,随后麴崇裕请琉璃去到工坊看自己制作的轧车。麴崇裕表示自己改良了琉璃的设计,但琉璃却直言用铁棍换梨木将有更强的碾压力。琉璃套话麴崇裕讨论麴家与大长公主的关系,麴崇裕却表示麴家根基在西州,没必要巴结长安的大长公主。琉璃通过对话明确了麴崇裕对刺杀之事一无所知,随后先行离去。

17. 裴行俭一举两全断双案

2023-11-13

琉璃确认自己推断没错,并继续诈王君孟说自己知道麴家有把柄在大长公主手中,且麴家不想让麴崇裕知道这件事。王君孟被吓得哑口无言,最终道出大长公主以麴崇裕妻儿性命威胁麴智湛,自己也是迫于无奈。公堂之上,张二不堪压力,道出自己因一时贪心,占了乔六牛群,并且编造了突厥牧人的谎言,众人这才得知案件真相。王君孟表示自己虽曾对琉璃夫妻二人下过手但都只是警示,从未真的下过杀手。琉璃也表示对于麴崇裕妻儿之事,自己会书信武后以求帮助。

18. 裴行俭因赋税左右两难

2023-11-14

府兵上前撤走了守在裴府外的守兵,随后不多时,一众民众围住裴府砸门。琉璃打开门扉,向府外众暴徒直言裴行俭是西州长史,希望大家信任他,都是为了西州百姓好。但在几名暴徒煽风点火下,引起民众激愤,不听劝阻,推倒琉璃等人冲入裴府。一阵慌乱之时,裴行俭等人骑马赶到,暴民逃散,裴行俭抱起受伤的琉璃向屋内走去。麴镜唐与王君孟将麴氏父子反锁屋中,二人在屋内看到了裴行俭与琉璃夫妻二人。

19. 琉璃遇刺裴行俭闯麴家

2023-11-14

众人等待裴行俭收缴,只听裴行俭突然下令将全部欠单烧毁,村民看到燃烧起的赋税册,不觉与众村正里正一同跪倒在地以示感谢。大批暴民涌入裴府,众杂役与长随拼命阻拦并守卫琉璃往后院撤离。小六等人护着琉璃向都护府逃去,但市坊上突然再次涌入大批暴民,就在琉璃被团团围住时,一名刺客冲上前将匕首刺入琉璃小腹随即逃跑。裴行俭紧急赶到医馆,看到琉璃情况后持剑大步冲向院外,他独自一人持剑杀入麴府。

20. 琉璃河东公府立威名

2023-11-15

慕容仪以自己性命相要挟让大长公主住手,但其举动反而让大长公主勃然大怒,并以麴嵩的性命相威胁,迫使慕容仪放下发簪。琉璃拿出两封麴智湛给的密函,大长公主看到琉璃手中密函,知道自己指示麴智湛行刺之事已经败露。大长公主认真盘算发觉若琉璃真有书信在身,可以直接呈上给武后,不必费力说服慕容仪,因此大长公主确定其身上没有书信,随后下令将慕容仪母子藏起来,努力拖到麴智湛在西州失去耐心,杀了裴行俭。

21. 裴行俭公断铜佛前

2023-11-15

义照表示自己从未见过他们母子,但姜大郎却说自己亲眼见到义照和寡妇李氏有私情,裴行俭随即传唤李寡妇上堂。韩四证明自己曾为姜大郎看病,并在其家中看到过义照,也看到过姜大郎母亲将银钱交给义照,要其代为行善。义照表示自己有一孪生兄弟孟二与自己长的一模一样,因此他人所见之人并非自己,而是自己的孪生兄弟孟二。裴行俭怀疑义照所言,义照为了自己不被抓入狱,也为了证明自己清白,表示自己能将孟二找到,裴行俭表示会放其先回大佛寺找人。

22. 裴行俭屡受苏南瑾刁难

2023-11-16

安三娘找到裴行俭表示已经筹到大概十万石粮草,但粮仓已经装满,裴行俭表示半个月后开放军仓收粮,并给行商钱款。苏南瑾到达西州,明知西州地少人多,却狮子大开口,定下了十二万军粮的任务。裴行俭与安三娘商量,如何才能凑到更多,安三娘表示收的粮米有十一万石,因为军仓收粮时,克扣是常事,所以留了余量。若能保证粮食入仓时公平,十一万石尚能有余。麴氏父子商量,此事关乎西州子民,不能袖手旁观。

23. 苏南瑾假公济私被拆穿

2023-11-16

裴行俭表示苏南瑾既然怕西州商贾短了军粮,不如让大佛寺的高僧在这校场之中,用自己捐的功德钱买了粮草,再送入军仓。听闻此言,众商贾纷纷附和,苏南瑾畏于觉玄法师的威严以及大佛寺在西州的地位,也只得认可。苏南瑾准备直接将粟米入仓,但裴行俭却要求手下将大佛寺称量好的粟米倒入苏南瑾带来的官斛中。倒入官斛后,一目了然,官斛空了两成。苏南瑾汗流浃背,裴行俭却对着苏南瑾手下军士指桑骂槐。

24. 琉璃宝玉对佩换人心

2023-11-17

云伊得知珠串被卖出,将自己困在屋内整日不吃不喝,琉璃也为了寻找那串珠奔波了两日,并找到了买家。在裴行俭的询问下,云伊才道出那珠串乃是族人圣物,因自己曾经弄丢导致族人失散流离。见到买家后,对方表示珠串不卖,已送给夫人当定情信物。琉璃回府劝说裴行俭要来了武后赠给两人的玉佩,这对玉佩两人佩戴多年,裴行俭交给琉璃,表示两人的情感并非外物所能证明的。琉璃用珍贵的玉佩为云伊换回了珠串,让云伊深受感动。

25. 裴行俭苏定方横遭构陷

2023-11-17

麴崇裕带着琉璃、云伊与张敏娘推广白叠制法,一一回答民妇问题后,亲自示范轧车与弹弓的用法。云伊做了一杯药汤,以治麴崇裕咳嗽之症,麴崇裕竟一口喝下。琉璃找到麴崇裕直言没想到他会喝下云伊所制汤药,麴崇裕却表示同样流落异乡,从未像云伊那样活的明朗。张敏娘询问云伊是否喜欢玉郎,不曾想云伊毫不掩饰,张敏娘却透漏给云伊,司马不喜女色。

26. 琉璃血书请愿救夫君

2023-11-18

米大郎突然病情加重,终究没能治疗回来,苏南瑾心中快活,讽刺琉璃纵然能言善辩,但却无力回天。王文度诬陷米大郎是怛笃城的探子,扣押了裴行俭到西州,希望能借着麴家的力量将裴行俭杀死,白三郎和安三娘回来将情况告知琉璃。琉璃正在为裴行俭写请愿书,门外来了西州的百姓,众人纷纷用自己的血液签下了万民书,麴都户以此为由在第二天放裴行俭回家。

27. 琉璃感染重症人命危浅

2023-11-19

圣谕到了西州,程知节坐逗留追贼不及,减死免官,王文度坐矫诏死罪,回长安听候发落。苏定方暂代大总管之职,节制三军。琉璃问裴行俭,圣谕中怎么没提屠害城内行商之事,苏海政等人也是安然无恙。裴行俭道,屠害城内行商毕竟有碍大唐名声,因此圣谕里一字未提。琉璃病得凶险,西州名医各抒己见,争吵不休,却拿不出一个可行的办法。韩四诊断,琉璃得的是伤寒,只怕晚间便会厥逆,应当赶紧通脉散寒。

28. 裴行俭严词拒绝纳妾

2023-11-19

张敏娘探望生病的琉璃,云伊不喜张敏娘,但是不想她去烦病中的琉璃,只好免为其难敷衍张敏娘。云伊心直口快,而张敏娘又存心试探,所以几个回合下来,张敏娘就试探出了云伊的真实身份。麴智湛询问麴崇裕是否知道云伊的真实身份,麴崇裕干脆地回答知道。苏定方来探望,担心琉璃身体亏空,而裴行俭出身名门,未有子嗣。裴行俭直言虽琉璃身体原因很难有子嗣,但自己此生只爱琉璃一人,绝不再娶。

29. 麴崇裕与云伊定情

2023-11-20

张敏娘故意提起麴崇裕之妻,正是她甘愿留在长安,才换来麴崇裕可以回西州,驰骋在一方自由的天地,实现抱负。麴崇裕对发妻是敬爱的,答应过她,若有一日回长安,不会带任何女人同归。裴行俭带回一位叫方烈的公子,此人是阿史那弥射的心腹爱将。琉璃赶紧让人去通知柳如月,柳如月与方烈相见,两人有千言万语,不知从何说起。

30. 琉璃因无子嗣遭人非议

2023-11-20

裴行俭行猎归来,知道祇夫人给琉璃下了帖子,请琉璃赴宴,甚是担心,劝琉璃不要去。云伊将行猎打到的珍贵黑狐皮送来给琉璃,裴行俭拜托云伊明日陪琉璃一起赴宴。祇氏、张夫人等众人话里话外劝琉璃为裴行俭娶平妻或纳贵妾,表示裴长使的子女便是夫人的子女,做主母的不能不顾后路,很多事情需要今早做打算,并直言命里无时莫强求。

31. 苏南瑾求娶张敏娘

2023-11-21

麴崇裕请来西州各大贵族,商议向他们购买粮食。麴崇裕一则好言,承诺高出市场价五成收粮,并且晓以厉害,裴长使已调集数万石米,定不会让西州市面粮价暴涨,贵族们并不吃亏。二则威胁表示自己的性子不大好,但凡艰难时分助麴家一臂之力的, 日后不会亏待,若是想趁火打劫,也不妨一试。张家寿宴,张怀寂安排张敏娘假装不经意弹琴,意在苏南瑾。张敏娘明知苏南瑾欲对付麴崇裕与裴行俭,但仍然决然表示愿意听从兄嫂安排。

32. 裴行俭另寻他法筹军粮

2023-11-21

王君孟将寿宴上的变故告诉麴崇裕,麴崇裕赞赏苏南瑾只参加了一个寿宴便收买了西州各大家族,这个买卖属实划算。麴崇裕因各大家族的背叛而伤心不已,同时由衷的感谢王君孟的不离不弃。苏南瑾找到裴行俭与麴崇裕表示将要迎娶张敏娘,希望二位大驾光临。麴崇裕趁机挑唆说张敏娘经常为自己与裴行俭煮茶,还都有张敏娘亲手制作的笛子,因张敏娘乃是裴行俭义妹,婚后裴行俭就是苏南瑾的大舅,苏南瑾气得不轻。

33. 苏海政出毒计害裴行俭

2023-11-22

琉璃与云伊来到大佛寺为夫君祈愿,正巧遇到同在此求签的张敏娘,以为张敏娘是为苏南瑾求签,却听得她是为了求自身。琉璃也从而猜到了苏南瑾此次运粮醉翁之意不在酒,裴行俭与麴崇裕恐有危机。裴行俭与麴崇裕所运军粮全部交接入库,苏南瑾看事情败露直接返回西州。司马归来,对云伊和妹妹镜娘十分亲热,对张敏娘冷脸。

34. 苏南瑾军马围困西州城

2023-11-22

苏海政收到圣谕表示以胡制胡不可轻易用兵,苏海政之前派出的冒充马贼,被裴行俭和麴崇裕斩杀的六百亲兵,一直如一把利剑,悬在苏海政头上。裴行俭与麴崇裕与苏南瑾对峙,苏南瑾扬言遵从军令,派人将二人拿下,都督府府兵顽强抵抗。麴智湛与苏南瑾对峙,表示自己是朝廷命官,除非有圣上敕书,否则恕难从命。

35. 琉璃另辟蹊径传递消息

2023-11-23

张敏娘的婢女娜娜哭闹着去都护府给苏南瑾送信,说是娘子被欺负了,趁机丢了一张纸条,被白三交给了裴行俭与麴崇裕,两人这才得知兴昔亡可汗已经被苏海政杀了的消息。麴崇裕告知守门的兵丁,自己要吃普照寺的斋饭,却被拒绝,随后麴崇裕用箭在众目睽睽下射出纸条让交给库狄夫人。周校尉给苏南瑾的边军送去烤肉,趁机攀谈,说出歼灭的马贼是苏海政亲兵,昔兴亡可汗,也没有造反,是被诬陷后杀害。

36. 琉璃暗渡陈仓赠传符

2023-11-23

裴行俭告知琉璃苏南瑾为了避免他们将消息传给长安,当夜销毁了全部传符。云伊为麴崇裕送行,表示等他回来一起过节。琉璃把一个包裹交给裴行俭,叮嘱是为他做的棉衣,一定记得试穿。裴行俭安顿好一切取出琉璃给的包裹,发现里边有琉璃伪造的传符。裴行俭命阿成带人去修车,悄悄将一个传符给了阿成,同时将一纸奏章塞入酒壶递给阿成,表示务必在上元节前赶到长安。

37. 琉璃裴行俭重返长安

2023-11-24

麴智湛、裴行俭与麴崇裕见过新任行军大总管高贤,高贤同表示苏海政临敌怯战,论罪当死,贬为庶人,回京论罪。监察御史杨悦和领队令狐校尉押送苏氏父子回长安,令狐校尉有多年行走西州的经验,不敢耽搁催促大家赶路,行至半路,方烈独自等在此地。没有人愿意为苏氏父子搭上自己的性命,方烈一箭射向苏海政,众人丢下苏氏父子逃命。方烈手起刀落,苏氏父子命丧黄泉。

建议

类似的